长江有色金属网 > 资讯首页 > 行业要闻 > 三类“玩家”竞逐印尼镍资源

三类“玩家”竞逐印尼镍资源

   来源:

目前在印尼布局镍资源的主要有三类玩家,第一类是手握资源的本土企业,第二类是长期扎根的西方巨头,第三类是迅速崛起的中资企业。

高镍低钴是提升能量密度、降低电池成本的路径选择之一。在当前三元电池的发展之中,高镍化倾向依然明显,矿企、材料企业、电池企业对镍资源的掌控已势在必行。

印尼镍资源储量约2100万吨,作为全球镍资源储量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由于印尼政府坚定走依托镍资源优势,整合锂电池行业的上中下游,走产业化升级的道路。因此吸引全球企业布局、对矿业企业进行国有改革成为重要手段。

目前在印尼布局镍资源的主要有三类玩家,第一类是手握资源的本土企业,第二类是长期扎根的西方巨头,第三类是迅速崛起的中资企业。而瞄准电池级镍资源维稳,上述三类企业也成为电池、材料、车企合资的重要对象。

本土企业

代表企业:安塔姆、Harita

安塔姆(PTAnekaTambang)是印尼最大的国有镍业公司。据公司年报,安塔姆目前拥有镍矿储量3.5亿湿吨。

据报道,2020年底安塔姆已与宁德时代签署了相关初始协议,未来宁德时代将把安塔姆公司提供的镍加工产品制造为电池组件。此外,安塔姆有望将成为与LG、宁德时代分别成立的合资公司的一部分。

Harita集团是印尼华人林联兴属下的大型矿业公司,也是在印尼与中资企业合作最多的本土公司之一。Harita旗下的开采公司掌握丰富的矿山资源。

目前,Harita集团正在北马鲁古省建设电池级镍矿原材料加工冶炼厂,预计2021年初投产,具备年产9.6万吨氢氧化镍钴中间品(MHP)的能力。硫酸镍工程于2020年3月开工建设,预计2021年Q1投产,设计产能16万吨硫酸镍、2万吨硫酸钴;该项目二期预计2022年Q2投产,届时具备24万吨硫酸镍、3万吨硫酸钴产能。

西方巨头

代表企业:淡水河谷、Eramet

淡水河谷是最早进入印尼开发镍矿的国际矿企,在印尼的运营实体为PTVale。淡水河谷拥有镍矿储量1.07亿湿吨,冶炼产能为每年8万吨金属镍。

目前,公司在建一条产能1万吨镍铁线,建成后高冰镍年产能将达到9万吨;同时正在规划一个火法镍铁厂(位于Bahodopi)和一个用于生产电池用镍的湿法炼厂(位于Pomalaa)。

根据淡水河谷公司对外透露,公司正在与特斯拉及其他电动车公司就从其加拿大业务中获取镍进行谈判。但任何协议“都需要一定的时间”。

Eramet是国际领先的镍业公司。WedaBay是世界上已探明最大镍矿之一,Eramet拥有印尼WedaBay项目43%的权益,剩余57%权益为青山集团所有。

该项目镍矿储量为6亿湿吨,折合约900万吨镍。WedaBay项目采用火法冶炼生产镍铁,于2020年建成投产,年生产指引为3.5万吨镍,其中Eramet权益产能为1.5万吨镍。

2020年末Eramet与巴斯夫签订协议,计划在WedaBay投资建设一个镍湿法炼厂生产镍钴中间产品,规划年产能42000吨镍、5000吨钴。该协议还包括了一个电池正极材料工厂,两工厂均计划于2025年左右投产。

中资企业

代表企业:青山集团、宁德时代、格林美、华友钴业

青山集团于2009年进入印尼,并先后建设了印尼Morowali(IMIP)和WedaBay(IWIP)两大工业园区。2020年青山系企业在印尼的不锈钢产能300万吨,约占印尼全国产能的15%;镍铁产能约30万吨镍,约占印尼全国产能的56%。镍产量全球第一。

目前,青山集团大力发展工业园,布局火法镍铁项目,并为电池级镍项目提供支持。其中,华越、青美邦等电池级镍项目在Morowali园区内,华科、友山等项目在WedaBay园区,产业集聚明显。

华友钴业控股的华科高冰镍项位于WedaBay工业园,30%股份由青山集团旗下公司持有。该项目投资额约5.2亿美元,设计年镍矿处理量约41亿湿吨,采用“回转窑干燥—回转窑预还原焙烧—电炉还原熔炼—P-S转炉硫化——吹炼”火法工艺生产高冰镍,产能4.5万吨镍,建设周期2年。本项目的镍产品经精炼加工后将主要用作公司三元前驱体的生产原料。

格林美(72%)、宁德时代(10%)、印尼青山园区开发公司IMIP(10%)、阪和兴业株式会社(8%)合资设立的青美邦项目位于Morowali工业园,总额为7亿美元,项目设计年产能为镍金属5万吨/年,钴金属4000吨/年,可产出15万吨电池级硫酸镍晶体、2万吨电池级硫酸钴晶体、3万吨电池级硫酸锰晶体。

小金属 电池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