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 > 资讯首页 > 行业要闻 > 卡斯蒂略当选秘鲁总统 中资矿企面临加税风险

卡斯蒂略当选秘鲁总统 中资矿企面临加税风险

   来源:

当地时间6月9日晚9点,秘鲁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完成99%计票,自由秘鲁党(Perú Libre)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获得50.2%支持率,锁定胜局,即将击败人民力量党(Fuerza Popular)候选人、前总统藤森之女藤森庆子(Keiko Fujimori),当选新一任总统。

当地时间6月9日晚9点,秘鲁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完成99%计票,自由秘鲁党(Perú Libre)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获得50.2%支持率,锁定胜局,即将击败人民力量党(Fuerza Popular)候选人、前总统藤森之女藤森庆子(Keiko Fujimori),当选新一任总统。

51岁的卡斯蒂略是乡村小学老师和左翼工会领袖,在 2017 年因在秘鲁各地领导教师持续罢工75天而声名鹊起。这是他首次参加总统选举,提议将当前的社会市场经济转变为“有市场的人民经济”,将国家视为“控制者、规划者、创新者、企业家和保护者”,以刺激财富的创造和再分配,并将教育预算从GDP的3.5%增加到 10%,将农业预算与新的土地改革相结合。卡斯蒂略对政治和经济模式改革承诺得到众多低收入选民支持,尤其在秘鲁南部较为贫困的矿业发达地区。

自由秘鲁党宣称其为拥护马列主义和马里亚特吉思想的“左翼社会主义组织”,重视民主、分权、国际主义、主权、人道主义,反对帝国主义,认为当秘鲁采用新自由主义并放松市场管制时,外国公司控制了经济,对劳动力的剥削增加,不平等加剧,国家被引导到“新殖民地状态”。

46岁的藤森庆子则是右翼政客,从36岁开始连续三次竞选总统,2011年在第二轮选举中获得48.55%选票,2016年获得49.88%,这是她第三次在第二轮投票中以微弱劣势败北。藤森庆子主张维护当前经济体制,提出“发展真正的社会市场经济”的“拯救2021”计划,提倡“正式工作、创业发展、公私合作和可持续投资以及对社会负责”,优先解决就业,保持政治、经济和社会稳步发展,其支持者主要来自中产和富有阶层。

藤森庆子的父亲阿尔韦托·藤森(Alberto Kenya Fujimori Inomoto,藤森谦也)拥有秘鲁、日本双重国籍,1990年至2000年担任秘鲁总统,就职期间推动有利于矿业的宪法、法律和政策,大力吸引外资参与矿业开发。因在任内涉及多宗政治贪污丑闻,在丑闻被揭发后,2000年利用访问日本的机会,透过传真及邮寄递交请辞信后,流亡日本。秘鲁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引渡藤森回秘鲁受审,但日本政府以他拥有日本国籍为由,拒绝引渡要求。2005年11月,藤森于智利被捕,秘鲁政府于翌年1月要求智利政府引渡藤森。2007年9月,智利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同意秘鲁政府引渡藤森的要求。藤森服刑至2017年获得总统特赦,但秘鲁最高法院在2018年10月取消了特赦。

藤森庆子表示当选后将释放其父亲。她本人2018年10月曾因涉嫌洗钱被捕,获刑3年,2019年11月获释,2020年1月再度收押,5月以2万美元交保释放。她还承诺,将向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庭发放2500美元的一次性补贴。

在今年4月11日举行的第一轮大选中,卡斯蒂略和藤森庆子得票分获前两名,支持率分别为18.92%和13.41%。由于没有候选人在首轮选举中得票过半,选举进入第二轮角逐。根据秘鲁选举法规定,在第二轮投票中,获得简单多数票者当选总统。

秘鲁是一个矿业大国,能源和矿业为秘鲁贡献了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0%,以及出口额约60%,常年占据秘鲁第一创汇产业的宝座。因此,对两位总统候选人而言,矿业政策都是选举策略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卡斯蒂略提议对矿产销售征收新的权益金,并提出了一项计划,以重新谈判前几届政府达成的长期税务协议。他指责矿业公司“掠夺”秘鲁的财富,曾表示要将国家在矿业利润中所占份额增加一倍以上——达到 70%,并将这些矿产财富重新分配给秘鲁人民,用于促进医疗保健和教育以及减少收入不平等。最初,自由秘鲁党的目标是将矿山、天然气、石油、水电和电信国有化,以资助社会项目。不过,为了缓解投资者的担忧,上个月卡斯蒂略曾表示不会将采矿和石油行业国有化。

藤森庆子则是自由市场的支持者,致力于偿还国家债务,并将采矿业留给私营行业。她提议将目前分配给地区政府和市政当局的采矿收益(canon minero)的40%直接分配给民众,指责卡斯蒂略将如同查韦斯一般,把秘鲁带向委内瑞拉的道路。

自 1990 年代以来,秘鲁签署了多达 25 项税务稳定协议,旨在保护投资者免受政治或经济动荡的影响,为投资该国大型矿山奠定了基础。秘鲁能矿部资料显示,经营拉斯邦巴斯矿(Las Bambas)的五矿资源(MMG)2011年与秘鲁签署了税务稳定协议,保证其税收在2030 年底之前不会发生变化,鼓励该公司向这座世界级铜矿投资上百亿美元。据MMG官网,2020年该矿生产铜精矿含铜31.1万吨,含钼3167吨。

投行富瑞集团(Jefferie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鉴于Las Bambas矿的重要性,MMG 对秘鲁的风险敞口很大,“秘鲁税收和权益金的增加可能是一个问题,这取决于即将到来的大选结果。”

此外,中铝与秘鲁签署了一份到2028年的税收稳定协议,旗下特罗莫克铜矿(Toromocho)年产量约为20万吨铜精矿含铜。2018年,该铜矿启动了总投资13亿美元的扩建项目,有望将产量提升至30万吨。

一些西方公司也与秘鲁签署了类似的税务稳定协议。英美资源及合作伙伴三菱签署了一项到2037 年的税收稳定协议,其价值53亿美元的Quellaveco铜矿将于2022 年投产,产量约为33万吨。自由港Cerro Verde矿和嘉能可Antapaccay 矿的税务协议分别截止到 2028 年底,Hudbay Minerals的Constancia铜矿协议则将于2031年到期。

卡斯蒂略的税收计划可能会进一步引起市场不安,多家矿企或许将面临与秘鲁政府的重新谈判的压力,加剧这个全球最大铜产区的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正在支撑铜价保持高位。

回望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资源民族主义的兴盛与跨国企业的掠夺行径不无关系,目标是获得本国油气和矿业资源,这对众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殖民地国家争取独立自主助益不菲,有值得肯定的一面。这一点在拉美和非洲表现尤甚,典型的如秘鲁和玻利维亚将外国石油公司的资产收归国有,再如委内瑞拉没收了西方公司一些矿业项目,以致引来国际仲裁。

最近一段时间,打着资源民族主义登台的政客在许多国家粉墨登场。典型的例子如巴布亚新几内亚,利用矿权到期的难得机遇巧取豪夺波格拉金矿(Porgera)一半权益;更新的例子是吉尔吉斯斯坦,编织各种理由没收年产十几吨黄金的库木托尔金矿(Kumtor)。在秘鲁的邻国智利——世界第一大产铜国,众议院上月批准了一项提高矿业权益金的提案,通过累进制度,在铜价达到每磅4美元(每吨8800美元)后,费率将提高到75%——当然,参议院通过议案的难度并不小。

卡斯蒂略上台后,会不会真如藤森庆子所讲,带领秘鲁走向委内瑞拉的道路?在秘鲁这个矿业传统极盛的国家,为了巩固其在南部矿区的基本盘,卡斯蒂略会不会对跨国矿企下狠手?如何对待外国资本,相信教育工作者卡斯蒂略拥有足够的理性,但外国矿业公司,尤其是中资矿业公司仍需要保持足够关注,提前筹划应对方案。

另外据秘鲁监察专员办公室(Defensoría del Pueblo)发布的最新数据,最近几个月在秘鲁登记的191起社会冲突中,64.2%与采矿相关的社会和环境问题有关。其中主要问题之一与南部矿业走廊有关,该走廊用于运输Las Bambas、Constancia和Antapaccay 等铜矿的铜精矿,通过马塔拉尼港(Matarani)运往亚洲。由于当地民众常以堵路相威胁,上述矿山每年往往面临几十甚至上百天被迫停止运输的窘境。无疑,处理矿业相关的社会矛盾将成为卡斯蒂略施政的重点之一。

矿产 有色金属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